封城之下湖北黄石真实记录

    <<返回首页

 

  卡斯的老家在湖北黄石,因疫情封城之后,他用镜头记录了在这个城市里偶然还能见到的身影:驻守要道的执勤人员、送外卖的小哥、逆行而上的志愿者和戴着口罩在江堤上跑步的人群。除此之外,在镜头里出现更多的是无言的建筑、封锁的通道。

  一边和浩浩江水,一边是彼此相连的黄石和鄂州。疫情发生之前,很多鄂州花湖和杨叶镇的人在黄石买了房子,也有黄石人因花湖和杨叶镇的房子便宜在那边买了房子。两边来往密切,因距离黄石城区比到鄂州城区要近,为了方便两地人员交通来往,黄石开通了三路公交汽车来往花湖。现如今因守土有责,守土担责,守土尽责的明确规定,两城各自委派人员拉起铁丝网和档板沿界驻守,那边的过不来,这边的也无法过去。

  沿江堤坝的旁边是长江公路二桥,连接黄石与黄冈,过去车辆穿梭,现如今已很少再看到车辆通行,唯一看到车辆经过的是装运物资的货车,从黄冈方向开往黄石。要知道跨过长江二桥经过黄石就是武汉,那里正是爆发疫情的暴风眼,弹药正源源不断通过这座斜挎大桥源源不断地运送到暴风中心。

  在这里执勤的同学告诉我,鄂州杨叶那边和黄石完全隔断通路后,很多人不听劝,想方设法绕着弯往黄石这边跑。

  有人半夜摸黑趁着工作人员不注意翻过铁隔板来黄石,当然结果还是被发现直接拘留,有人半夜靠路熟骑共享单车从田间野地绕行到黄石江边再上岸,更有甚者在杨叶那边滑着木船,从杨叶绕过管制到黄石,被黄石防疫指挥部的工作人员看到后明令要求劝返,他却不听,继续往前滑,直到在你看不见、追不上的地方登陆上岸。

  不明白这些民众为什么非要违抗规定。其实最不听劝导的就是那些独自居住的老大爷,他们本身的退休金又少,又没人照顾,还没文化,不懂知识也不看新闻。最关键的是他们不怕死,不怕被病毒感染。

  同学告诉我那些老头平常散步、晒太阳惯了,以前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到过,都没有出问题,种的菜地就在杨叶那边,他非要过去那边,你不让他过去试试看。这些可怜又无助还蛮不讲理的老年人,他们会拿出平常吃的药吓唬执勤的人员,很多人拿他们没有办法。

  还好我同学是个强硬派,依法执行公务,特殊时期不论男女老少只要违规违法,就会依法惩处。

  他们并不清楚要值守到什么时候也不清楚会遇到什么突发情况,但大家都有个共同的心愿,祈盼疫情能够快点结束。

  同学告诉我等到疫情结束他希望能够放个长假,体验下我们天天宅在家里父母的感受,吃了睡,睡了吃,然后玩个养成类的游戏,这样的日子应该也不错。

  时间不早了,就在我即将和同学告别前碰到一个人,开着一个装水产品的车将车开到限行路口,他从车里下来拿了一个红色塑料袋找交警搭话。而后他走到堤防执勤点,我同学告诉他不能再过去了,他说他闺女住在那边,吃的东西没有了,买了点菜想给他闺女送过去。同学告诉他这里已经全部封死了,根据规定人过不去,东西也过不去。他给闺女打电话,她闺女告诉他可以从旁边小道绕行,他挂断电话后同学告诉他那边的通道也全部封死,并且有人把守,不可能过得去,劝他原路返回。

  看到他站在原地远望铁档板对面,心有念想却又无能为力的样子,心情十分失落。

  现在特殊时期没有公交,的士也不会开过来,只有走到原来的老客运站才能看到的士。途中看到了送外卖的小哥、逆行而上的志愿者和戴着口罩在江堤上跑步的人群。

  希望目前空荡的街道、无人没车的马路和失去嘈杂叫卖声的市场可以尽快恢复生机。

  今天下午又出了一趟门,本来是去区政府找同学聊聊黄石西塞山区现在的疫情状况,因不敢再坐的士,沿途步行2.2公里,途中拍摄了许多照片。

  用包围建筑垃圾的蓝白布条将客运站包围了起来,再用供水抢修防护栏隔绝小区出入口。

  黄石市中心街道武汉路客运站对面形成了一个露天菜市场,多数卖菜的商户是从旁边的富豪集贸市场搬过来的,菜价根据当天的供应量一天一变,目前茄子涨到了10元一斤,花菜6元一斤,香菇15一斤,红菜苔7元一斤都比年前的价格要高出了许多。

  上海生煎包门店旁楼与楼之间透出了一束光,有光的地方就有希望,有了希望便有了力量。